元宵节: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

2017-12-14 15:48:42 作者:陈海燕 来源:中国衡阳新闻网站

原标题: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5000万豪宅曝光

  原标题:一套房就5000万,王保安背后的王氏家族值多少钱?

9月11日晚,电视专题片《巡视利剑》播出第四集《巡视全覆盖》。

片中揭示了在中央部门巡视全覆盖过程中,发现各单位不同程度存在“灯下黑”问题,一些中管干部,也因此被立案审查。其中就包括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。

王保安先后在国家税务总局、财政部、国家统计局三个部门任职,2015年4月,他从财政部副部长调任国家统计局一把手,仅仅过了半年,2015年10月,中央巡视组巡视国家统计局时,发现了他在财政部期间的问题线索,王保安因此落马。

“王氏家族”

据时任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宁延令介绍,“(巡视组)进驻前,中央纪委有关纪检监察室和一些信访机关,也给我们通报过王保安有关问题的一些线索”。

对王保安的举报,主要是关于他利用职权,通过弟弟的生意牟利。巡视组带着这一信息进驻国家统计局后,再次收到了同样的举报。巡视组决定“下沉一级”了解情况。

王保安共四兄弟,他的三个弟弟都在河南。后来巡视组调查发现,他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,不少是他在老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办的。

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副局级纪律检查员、监察专员黄川指出,王保安可以说是利用公权力构筑他的这个王氏家族。老二老三是做官的,老四是做老板的,王保安为他的二弟和三弟提拔使用打招呼,然后再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四弟谋取巨额的利益。他这个家族式腐败特点很明显。

出问题后推得一干二净

该片介绍,王保安在老家是个名人,尤其是在2009年他成为财政部部长助理、2012年又成为副部长之后,每当他回老家时,当地一些干部都会跑去“看望”,借此拉近关系。而王保安则会把弟弟们引荐给他们认识。

鲁轶是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,2011年,王保安的四弟王红彪忽然来拜访他,请他帮忙给自己的项目批贷款。“说是他哥让他来找我的,他要贷款。这样就在一块吃了个饭,因为王保安毕竟那个时候是财政部的部长助理啊。”鲁轶说。

王保安深谙官场潜规则,“我弟弟跟他一块吃饭,他俩在郑州,吃饭的时候打电话,作为鲁轶呢,我卖给你个面子。我说那你老兄掂量吧,你想我在电话上会跟他说请你关照这句话嘛,我傻啊?尽管我不会说出让他关照的话,但是我的影响力是在的。”

随后,在鲁轶的帮助下,王红彪的项目得到了28家农村信用社的违规联合授信数亿元。过了几年,王红彪拖欠贷款利息不还。

但让鲁轶意外的是,王红彪赖帐不还息。他去找王保安,王保安却说我不知道啊,你事先给我说过吗?我事先给你说过吗?这是你们的事,你们说去,别跟我说这事。

“影响力”的使用

当上部长助理的王保安对于“影响力”的理解更透彻了。“到后来我当了部长助理之后,我就觉得,我意识到了我有影响力了。你就坐着不说话,就是个影响力。”王保安出镜说。

2011年,王红彪的旺世公司经商务部审批,被确认为内资融资租赁试点企业,这背后也是王保安的影响力在发挥作用。

“他说我在商务部谈个事,想找一下市场司你有没有熟人?原来我认识一个人,我就给他打电话,我说我弟弟在你们那呢,你看方便的时候见他一下。他说行,让他来找我吧,没事。”王保安说。

该片介绍,有些事情看似程序上并不违规,但实质是利用职权优先给关系户开绿灯,严重损害市场的公平公正。这是一种不易察觉的利益交换。

巡视组“下沉一级”到河南期间,对王红彪公司相关项目做了深入了解,接触到了一些关键人,掌握了更确凿的问题线索。2016年1月,王保安接受组织审查,他的三个弟弟也都因涉嫌违纪或违法,接受调查处理。在审查中,越来越多王保安以权谋私的事项被发现,他不仅是利用影响力,也直接利用职权为人办事收取好处。

据黄川回想,“令人触目惊心,主要是利用审批权为老板办事、批项目。老板给他送钱、送物、送豪宅、送豪车。他收别人的比如豪宅、豪车,他从来不登记在自己的名下。”

5000万一套的豪宅

据片中介绍,2001年的王保安虽然还只是司长,但他任职的财政部综合司掌管着一些项目的审批权。因此,在那一年,王保安就为一名商人老板的项目获得审批提供帮助,收受一套204平米的房产。但房产证是以王红彪的名字办理的。

这种受贿在王保安看来,不在于级别,在于岗位。有些司局有权力,有些没权力。就是能跟企业打交道的,就是与市场主体能打交道的司,第二个呢,就是掌握预算审批权的。

随着职务晋升,王保安有了更大的权力,换取的好处也更上一层楼。这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豪宅,是王保安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之后,一名商人老板送上的厚礼。这套豪宅面积318平米,购房、装修总费用近5000万元。之所以出手如此大方,是因为公司的业务,必须经财政部审批,而王保安分管这一领域的审批权。

而据王保安说:“这个江苏投资开发的项目,已经报到了财政部,看能不能催一下帮忙,就是到我这圈个圈就行了,就签了。”

同样为了逃避调查,王保安将这套豪宅挂在别人名下。“他说要不要给你上到你的名下得了。我说你拉倒吧,你上到我名下,我就住不了了。我说你干脆就上你们公司,或者你们家的亲戚(名下)。”王保安有意识的为自己规避“罪行”。

如此“帮忙”

据片中介绍,王保安用自己的职权和影响力帮不少“朋友”办过事,并收受他们的好处。其中不少是他多年的老同学、老朋友,这种所谓“友情”的基础是什么,王保安也并非不清楚。

“接触各省的同志多、朋友多,再加上能到中央部委工作的人呢,同学多。那么同学说明什么呢,专业相近,同一个行业、同一个部门的多,就是熟人。互相之间有所帮衬,苟富贵勿相忘,常说这句话。”王保全表示。

如此“帮忙”之下,带来的必是牢狱之灾。2017年5月,法院公开审判王保安案,一审判决无期徒刑。王保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或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为他人谋取利益,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1.54亿余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